<tbody id="0jtuq"></tbody><tbody id="0jtuq"></tbody>
<cite id="0jtuq"><label id="0jtuq"><output id="0jtuq"></output></label></cite>
<label id="0jtuq"><output id="0jtuq"></output></label>
  • <tbody id="0jtuq"></tbody>
  • <meter id="0jtuq"></meter>

    <meter id="0jtuq"><code id="0jtuq"></code></meter>
    中國石油
    ?
    久久久久国色AV免费看
    寶雞石油鋼管有限責任公司 > 新聞中心 > 員工文萃
    兩棵合歡樹
    打印 2021-08-10 15:51 字體: [大] [中] [小]

    寶世順公司  王紅博

    “你知道那兩棵樹叫什么名字嗎?”我試探著問身邊的同事。

    “不知道啊,不都是松樹嗎?”她向窗外瞟了一眼,還是一臉茫然。

    “叫合歡……”我慢慢地說道,像是在分享一個天大的秘密。

    “哇,有這么唯美嗎?”她興奮得站了起來,忍不住想要一看究竟。

    也該有十年了,我竟然和大多數人一樣,絲毫不知,直到上個月才發現了這件浪漫的事情。

    原以為我們這個整天和鋼鐵打交道、充滿奮斗氣息的公司里,只適合種植寓意深刻的植物,像長青不敗的松柏、高大挺拔的銀杏;還有高雅優美的,像冰清玉潔的玉蘭樹;還有璀璨奪目的,像轟轟烈烈的櫻花樹;還有生命力旺盛的,像枝繁葉茂的火炬樹……

    七月,是合歡最后的花期,幾片零星的粉紅,隨著魚貫而入的汽運鋼板,飄落進庫房。我卻忙碌得跟遙遠的記憶里,校園的坡路上,滿地滿樹的合歡花一樣,密密麻麻。我口中沙啞地高喊著“起!”“落!”,心中卻不合時宜地升起小女兒的情懷:原來這里也有合歡花!我撿起一朵,她嬌羞著紅臉蛋,眨著長長的睫毛。我小心翼翼地把她夾進寫滿枯燥數字的賬本里,好像藏匿了一段不為人知的甜蜜愛情。尋找合歡樹,成了我上班的動力。

    直到最近,我才得以抽身,在偌大廠區里尋找那棵合歡樹。我沿著大車往來的軌跡,在螺旋工廠的門口看到了兩顆合歡樹,原來就在我的窗外,它們高聳在一行松樹趟里,只是花期已過。

    一棵高大粗壯,卻被攔腰鋸下一半的樹杈,用一圈圈粗布纏繞著它曲折的傷疤;一棵纖細挺立,隨風擺動著婀娜的枝干。強烈的陽光下,樹葉有些蜷縮,從沒見過哪種植物的葉子長得這么彎彎繞繞,一串疊著一串,最終才合成一串完整的樹葉。兩棵合歡樹,數十年的花開花落,不比相守的橡樹和木棉,根緊握在地下,葉卻遙望在路的兩側,五米便是永恒的距離。有時候,他們也會期盼一陣帶來淡淡花香風吧,才能感受到彼此的氣息。我安慰自己,愛情是距離產生的別樣美吧!

    令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是,他們這樣高大,這么長的時間,是怎樣不輕易被人發現、淹沒在一趟趟松樹里的?不管怎樣,合歡樹下,不曾停歇的是,車水馬龍,熙熙攘攘,路燈熄了又亮,迎接進來的原料,目送遠去的鋼管,是過客,更是故人!

    2021-08-10 來源: 責任編輯: